DAEX:创设适合SEC主席讲话的清算生态,禁锢对大家是至关重要利好!

图片 1

请加一下老白私人号(ID: jojo_baijin),以防失联!备注:简书

核财经APP综合报道 文/秦晓峰

中国分布式总账基础协议联盟技术委员会主任;

大家好,我是老白。

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消息,前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姚前于10月15日正式出任总经理一职,此前姚前重回中证登的传闻得到坐实。两个月前,姚前刚刚提升为央行科技司正局级。

中科院计算机所博导、中科院信工所博导;

近期监管风暴再次到来,让持币者的资产有种深深的不安全感,难道就没有一种能拥抱监管,且能服务民众的存在?

图片 2

中国中文信息学会常务理事;

吐槽君投稿的这篇文章,就介绍了DAEX是如何给出自己的解决方案的,那么接下来,就把话筒交给他:

简历显示,姚前学历博士,高级经济师。48岁的姚前曾在中国证监会信息部、中证登工作多年。1997.06
任中国证监会信息统计部主任科员;2001.04
任中国证监会信息中心计算机管理处副处长;2002.09
任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技术部副总监;2006.05
任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系统运行部总监。2010年12月出任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党委委员、副主任,此后历任央行支付司副司长、央行科技司副司长。

全国金融标准化委员会证券分会副主任委员;

正文开始:

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

曾担任中科院计算机所软件研究室主任、国家计算机网络信息安全中心技术管理处处长、上海证券交易所前总工程师。

监管已如箭在弦,势在必行

2017年7月3日,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正式挂牌,姚前出任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据此前央行公布的信息,数字货币研究所在原印制科学研究所基础上更名而来,内部设立七个部门,专门从事法定数字货币的技术和应用可能的研究。

01

最近几乎全世界的国家都在对数字货币的监管发声。

不过,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研发部负责人蒋国庆曾表示,法定数字货币和区块链其实并没有直接关系,甚至并没有技术上的必然联系,区块链只是法定数字货币将来流通的一个可选手段。

区块链技术在证券行业的应用处在初期阶段

美国的安全交易委员会已经警告投资者,要注意加密货币的投资风险,同时停止了一些ICO项目,并暗示了对于加密货币更大力度监管的必要。

2017年春节前夕,央行研究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在数字票据交易平台进行了测试,配合央行数字货币测试的机构包括工商银行、中国银行、浦发银行等五家金融机构。

2018年5月11日,韩国最大数字货币交易所Upbit因涉嫌转移顾客账号资金到公司账号被调查,引发了数字货币市场大跌。这一事件一度引起广泛讨论,如何保证交易所的安全性?

2月6日也就是今天,美国监管部门正在对数字货币进行公开听证
,并说道:“我们正在进入世界金融市场一个新的数字货币时代。我们不能把技术精灵放回瓶子里。数字加密货币标志着我们对支付、传统金融流程和参与经济活动思维方式的转变,忽视这些,将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监管。

据国家知识产权局官网显示,截至发稿前,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共申请专利71项,2017年57项,2018年14项,其中8项专利围绕数字货币钱包展开,研究数字货币钱包更换密钥、存币、升级及开通的方法与系统。

上海证券交易所前总工程师白硕先生认为,数字货币交易所存在风险是不可否认的,但不能把风险归咎于区块链技术本身。就目前来看,传统的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都是存在风险的,即使有监管措施,也不能保证万无一失,这是一个早期的业态。区块链技术的优势显而易见——提高了交易的安全性并且极大的降低证券行业清算成本。因此还是应该努力发挥区块链的优势,但将其成熟的应用于行业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肯定了数字货币的价值并表明会履行职责,制定监管政策。

姚前语录

去中心化交易所目前面临着两个瓶颈:一是基础设施不够完善,链上的实时交易效率尚不能够达到中心化交易所的水平;二是区块链技术的应用涉及到数据主权的问题,如何在保护用户隐私的情况下促成社区的大规模合作是业内亟待解决的。更重要的是,目前的去中心化交易所在透明度、安全性以及效率之间难以兼顾,简单地说,去中心化交易所仍然需要运维人员来保证交易通畅、规避风险和紧急事态处理,这意味着交易所并不能完全“去中心化”,因此如何取舍还有待摸索。

日本Coincheck的黑客入侵也直接招来了日本金融管理的进一步监管。

姚前本人还被Coindesk评为2017年区块链最具影响力人物,评语中写道:
“如果说中国正在脱离世界比特币的轨道,那么姚前是中国一笔最大的财富。作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他代表着世界上一个最大的不允许比特币的国家,担任着重新考虑比特币的重任。”

白硕总结道,区块链技术在证券行业的应用有很大的潜力,但也面临着很多新的挑战,交易所的完善任重道远。

韩国过去以大量存在的加密货币为荣,但对未来的数字货币产业开采取监管行动,这一过程包括了公告、澄清、误报以及最终受限制的实施。

在任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期间,姚前发表多篇与区块链、数字货币相关的学术研究文章,均影响不凡。相关语录如下:

02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的首席金融技术官Sopnendu
Mohanty于2018年1月24日强调说道,“一个很强的指示,就是监管者针对整个加密货币市场要进行更严格的监管。”

1.中国央行迫切需要发展和发行自己的加密货币,以此作为支撑中国数字经济的手段。比特币无价值锚定必然难以成为真正的货币,法定数字货币才是未来。(2017.11.8)

治理措施可能会走向分类监管

印度,曾经被看作是对加密货币迅速发展、非常友好的环境,也开始在2018年对加密货币进行制裁。

2.央行数字货币从长远来看,从价值支撑的角度来说,是信用问题。从实现的方式来说,应该是加密问题。从操作的要求上来说,很可能是账本的问题。从将来应用的前景来说,它应该是智能货币。(2017.12.19)

作为证券行业的“老兵”,白硕对于区块链技术更强调“治理”。他认为一个新兴技术应该有合理的监管措施才能使其健康发展。行业实现“自监管”是其中重要一步,如果技术平台能够利用区块链的技术特性,提供带有监管意义的代码,做到人人可检查,人人可审计,那么平台的公信力会大幅提升,技术的可信度也会带动社区的活跃度。

我国从过往的监管来看是对加密货币监管最严厉的国家。

3.现阶段我国研发央行数字货币的首要出发点是补充与替代传统实物货币,其界定属于现金范畴,这一提法与欧央行关于数字基础货币的报告接近。

站在全球角度考量,实名制的事情,另外还要尽可能统一标准。交易所的运营应该有一些起码的措施和标准化的流程,以此在全球建立底线共识,保证规则上的准入门槛,只有这样才能在全球建立范本,才更有可能促进更大规模的协作。白硕还提到,对于不同类型的加密数字货币不能采取“一刀切”的管理方法,尝试分类监管可能是个更合理的安排。

当前的数字资产市场还处于蛮荒的无序状态,交易所还面临着黑客入侵、缺乏匹配交易量的技术水平、以及交易所不透明,存在监守自盗的风险。数字资产行业在监管的引导下行业会越来越规范,并向传统金融市场汲取经验,向其靠拢。

4.从最大限度保护商业银行现有的系统投资角度上,可考虑在商业银行传统账户引入数字货币钱包属性,实现一个既可以管理现有电子货币,也可以用以管理数字货币体系。

目前,加密数字货币的全球化市场具有利用新的技术过渡到更合理的局面的可能,如果能够有合理的监管和治理政策,那么相关应用的落地能够对实体经济有很好的促进作用。

中心化交易所的失格与宿命

5.安全性是央行法定数字货币设计的重点。如就数字货币本身的设计而言,将充分运用密码学理论和技术进行保护,安全性强;而在数字货币的支付交易方面,将建立涵盖底层硬件安全、终端应用安全、通信安全、场景安全和平台安全的全方位、多层次、立体化的支付安全可信保障体系,此外安全性还体现在用户隐私保护、数字交易监管这些方面。(2018.4.10)

03

列宁说过:忘记初衷,等于背叛。

6.不能容忍打着区块链、ICO名义的欺诈,但是国家对于底层的支撑技术本身它的整个创新的研究,都是持非常鼓励和支持的态度。(2018.4.23)

人才培养可以尝试融合区块链技术

区块链本质上是一个去中心化的数据库,对于许多普通用户来说,数字资产交易所就是他们接触区块链行业,了解数字货币的第一道大门。

7.账本技术现代化是公司治理乃至国家治理现代化的基础